设为首页  |  加入收藏
 首页  部门概况  政策制度  新闻动态  网络课堂  教学科研  党建园地  人文园地  职场文化  心理访谈  学院首页 
公告栏
当前位置: 首页>>心理访谈>>正文
 
好朋友为什么渐行渐远
2019-04-04 10:52  

你曾经有一个朋友。好得蜜里调油,不分彼此。你因为有她,觉得不再孤独。她觉得有你,也是一生之幸。你们聚在一起,总是不停地说话,海咸河淡,鳞潜羽翔,话题多得不可思议。别人见到一个,总是会问另一个:“她去哪了?”发生事情,无论喜,还是忧,第一时间,你们都会想和对方分享或倾诉。那么好的两个人,聚在一起,像女声/男声二重唱,一个音高,一个音低,一个声亮,一个声沉,但齐头并进,合拍得完美无瑕。你们以为,友情这首歌,可以唱一辈子。但曲终人散,来得如此之快。你也许会在某个夜里,感到霜降一样不动声色的悲伤。但也只是如此。人世间的许多距离,飘渺无形,却阔大无边,无法靠回忆来填平。

鲁迅在《故乡》里,讲过他与闰土的交往。他们许诺,要在一起玩,一个听一个说书,一个听另一个讲四角的天空外,那许许多多的珍奇的事物。但正月过去,他们分开了此后不再见面。他成为中国的良心,以笔为枪,一直在战斗。他在社会最底层捕鱼,种地,结婚,生子,脸色灰黄,食不饱,穿不暖,卑微至极地挣扎。多年以后,他们重逢了:他站住了,脸上现出欢喜和凄凉的神情;动着嘴唇,却没有作声。他的态度终于恭敬起来了,分明的叫道:老爷……”我似乎打了一个寒噤;我就知道,我们之间已经隔了一层可悲的厚障壁了。我也说不出话。曾经两小无猜的小伙伴,终于走成了两个阶层。能改变么?人非上帝,没有无所不能的本事,也没有从心所欲的自由。我们只在站在那高墙之下,对着往事徒然叹息

——鲁迅《故乡》

生活环境的不同,必然导致两个人的隔阂。而观念与目标的不同,则会导致两个人的疏远。另一个故事,发生在《世说新语》中。管宁与华歆是好友。都是汉末人。一天,他们在园中锄菜,地上黄光一闪,管宁知道,那是一片金子。但没有停下锄头,依然劳作。华歆大叫:“哇,金子!”狂奔过去,拣了起来。管宁脸色不太好看了。华歆看见这情景,想了想,把金子也扔了。这是矛盾的开端。事后,两人还是将就着相处。直到有一次,两人同席读书。管宁拿起经卷,如入无人之境,读得酣畅淋漓。华歆东瞅瞅,西望望,门外有人乘名贵车马经过,仆从很多,非常热闹,于是放下书卷,跑到门外去看。回来后,管宁割席分坐,冷冷说:“你不是我朋友了!”至此,两人绝交当我们的观念不再相同,当我们的行为偏差越来越大,当我的远方不再重合于你的远方......那么,分道扬镳,各行其路,成了最好的结局

是谁说,友情生于共鸣,败于距离,毁于分歧。归根结底,我们都会本能地靠近同类,而非异己。塞尚和左拉是儿提时代的朋友,友情持续30年。后来,他们一个成为画家,一个成为作家。和许多儿时伙伴一样,当他们走上各自的路,距离就出来了。左拉开始不理解塞尚的画。而塞尚呢,因为长期被贬损,被嘲弄,一直患有神经衰弱。1886年,左拉出版了一本小说,叫《杰作》。小说塑造了一个画家,这个画家自大,自以为天才再世,能创造旷世杰作,并能名垂不朽。可是处处不顺,最终精神失常,在画作前,上吊自杀!这部小说是以塞尚为原型的,许多细节,都与塞尚一模一样。他没想到,自己儿时挚友,不仅不理解自己,也不理解自己的追求,更不理解自己的艺术。道不同不相为谋。于是,两人交恶,再无往来。

当你不再看见我,我不再理解你;当你的观念我无法认同,我的主张你不再支持;当你成为飞鸟,只向往天空,当我成为游鱼,只向往海水......“我们”就成了“你”和“我”。但爱有荣衰,友情也有,就如同瓜熟蒂落,水到渠成,是自然而然的事。当它离开的时候,不必刻舟求剑,不必嗟叹良久,你只需承认,它结束了,然后像开始时一样友好祝福,告别分手。失去一个友人,再去找一个友人。挽救不回一段友情,就创造一段新的友情。红灯绿酒的夜晚,处处都是孤独的人,每个人都在等待,每个人都在期待。只要你愿意去打开,去沟通,去创造,就能站在一份友谊的开端。倘若你在孤独之中,也能找到宁静、意义与满足,那就不必在交朋接友上,让自己变得浮躁,慢慢失去自我。你可以成为自己的朋友。也可以成为自己的一生至交。

 

 

关闭窗口

商丘职业技术学院思政部(C)2012-2020 版权所有
河南省商丘市神火大道南段566号(476001)联系电话:0370-3182185 技术支持:MZ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