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  |  加入收藏
 首页  部门概况  政策制度  新闻动态  教学科研  党建园地  人文园地  心理访谈  学院首页 
公告栏
当前位置: 首页>>心理访谈>>正文
 
《女心理师》 如果我不讨好别人,我的世界就会崩塌
2021-12-09 16:26 文/李媛媛 责任编辑/牛童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转载网络壹心理

他叫莫宇,是一名普通的公司职员。他在职场中是既重要又透明的存在。


每当同事们在工作中遇到问题,他绝对是首选求助对象。莫宇拥有极强的工作能力,重要的项目交付给他,很快就能获得靠谱且具有创新性的工作成果。他对待他人十分热心,即使被大雨淋湿,也会毫不犹豫地为同事们买热乎的咖啡。


毫无疑问,莫宇在同事眼中是“老好人”,是“挥之即来,呼之即去”的资源。大家对他足够客气,但却没有一个人发自内心地喜欢他。他被同事集体排挤,虽被邀请参加公司聚会,但却没人告知他聚餐地点已更换,以至于他全然不知地到达原本的地点,推开包厢的房门却发现房内空无一人。


虽然前一天晚上被孤立,但他还是会在第二天上班前专门排队为同事买奶茶,谁喜欢原味奶茶,谁的奶茶要去冰,谁的奶茶要七分糖,莫宇在手机备忘录上记得清清楚楚。辛苦提着奶茶到公司,一杯杯送到同事手里时还不忘说一句“我上班顺便路过奶茶店,所以给你捎一杯”。


收到奶茶的同事虽然表面上表示感谢,但在下班后约唱K活动时还是不邀请他。沮丧的他打车回家,本想好好休息,但又收到同事求助做PPT的消息,他虽感到极其不满,但还是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。




这样的莫宇,真的很不开心。于是他找到心理咨询师贺顿,希望通过心理咨询来帮助自己改正不会拒绝别人的毛病。


这个故事来自最新热播剧《女心理师》中的片段。作为国内首部以心理咨询行业为主的职业剧,《女心理师》向我们揭开了很多不为人知的边缘化群体的现状,以及大家从未提及的共有伤疤,例如家庭关系、惊恐障碍、产后抑郁、进食障碍等。当我在观看这部剧时,让我感到最心酸的便是莫宇的故事,他在剧中的出现,为我们鲜活地呈现了一个吃力不讨好的讨好型人格。


在今天的文章中,我们来通过莫宇的故事来聊聊讨好型人格。


01

什么是讨好型人格?


讨好型人格(People-pleasing  syndrome)通常指,一味地讨好他人而忽视自己感受的不健康行为模式,并不是一种人格障碍。讨好型人格极其善于察觉他人的情绪与需求,进而做出满足他人需求的讨好行为。然而,与正常“助人”不同的是,讨好型人格很难重视与表达自己真实的情感与需求,在矛盾冲突时难以为自己辩护,很容易发展出有害的自我牺牲(Kaufman, & Jauk, 2020)。讨好型人格的常见特征有(Cherry, 2021):


●  很难说拒绝他人。当你对别人说“不”时,你会感到内疚;

●  很在意别人的想法,你害怕拒绝别人会让他们认为你刻薄或自私;

●  会假装同意他人的看法,即使你并不赞同;

●  会同意你不喜欢的事情,或硬着头皮做你不想做的事情;

●  通常感到自卑或不自信;

●  你希望人们喜欢你,并觉得为他们做事会赢得他们的认可;

●  你总是再向他人道歉,即使某些事情不是你的错,你也会承担责任;

●  你很难拥有属于自己的空闲时间,因为你总是在帮助别人做事;

●  你经常为了帮助他人而忽视自己的需求;


讨好型人格的本质其实非常美好,他们善于体察他人的情绪,富有极强的同理心,懂得如何关心和体贴他人。他们也拥有较高的道德感,不忍心伤害他人。剧中的莫宇正是讨好型人格,他善良细心,总能考虑和照顾到别人的需求。他在意别人的看法,期望通过讨好来赢得他人的尊重。但正是因为这种无条件的讨好,他模糊了自己的人际边界,让别人觉得他好说话,好欺负,没有自己的处事原则。


02

认知歪曲只是浮在表面的症状


虽然莫宇深知,不由自主的讨好已经为自己带来了极其负面的影响,但他认为现状很难改变。莫宇的无助可能在普通人看来难以理解,但就如我们面对自己的心理问题一般,身处迷雾中的人往往很难发现困境的出口。对于莫宇来说,认知到讨好行为的成因是解决问题的关键步骤。


首先,咨询师贺顿在咨询中发现,莫宇在面对拒绝别人这一情景时,脑海中出现的自动化思维(Automatic Thoughts)通常都是不合理的认知。例如,


读心术(Mind Reading)“如果我拒绝他,他会生气,就此孤立我,排斥我。”

消极预测未来(Foutune Telling)“如果我拒绝了他,可能他会觉得我是一个很不好的人,而且他跟其他同事说了之后会觉得我很不好相处,觉得我只在于自己,而不在乎别人的感受,他们就会觉得,我是一个很坏的人。”


在没有充分证据的情况下,莫宇会自动将拒绝他人这件小事与“我是一个很坏的人”,“他们会孤立我”等最坏结果联系在一起。为了避免最坏结果的发生,他只能继续讨好。不仅是莫宇,很多讨好型人格也会拥有很多相同或类似的认知歪曲,以至于他们通常会假设最坏的结果一定会发生,抗拒探索其他的可能性。他们可能很难意识到,我们对他人的拒绝,本就是一种合理的选择。


为了改变他的认知歪曲,咨询师要求他尝试拒绝别人,从小事做起,并将他人的反馈一一记录下来,其目的就是帮助莫宇认识到,拒绝他人并不一定会带来最糟糕的结果。这种方法基于认知行为疗法(Cognitive Behavioral Therapy),通过对自己的想法、行为、结果的客观记录,人们通常会发现,他们想象中的最坏结果很少发生,进而改变不合理的认知与行为。


这种练习虽然一开始很奏效,但当莫宇经历被同事们疯狂灌酒,事后被迫买单后,他越来越坚信自己的拒绝引发了同事们的报复。于是,他的认知歪曲也变得越来越负面:


“应该”魔咒(Should Statement)“他们一定很恨我……我就不该拒绝他们,我应该帮他们把PPT完成的”

过分夸大(Magnification):如果我拒绝他们,他们就会讨厌我,这意味着我很失败,我的世界会很糟糕

灾难化预测(Catastrophizing)“如果公司的同事都很讨厌我,我的人生要崩塌了”。


此时,咨询师注意到,莫宇对最糟结果的笃定,可能来源于过往的创伤经历,他的认知歪曲只是浮在表面的冰山。


03

冰山下暗藏的是从未被看到的伤痛


为了帮助他更好地理解讨好行为的由来,咨询师贺顿对莫宇的过往经历进行探索。接着,莫宇带着我们回到了他的童年。我们看到,曾经的莫宇,也是一个会坚持自己的想法,拥有极强的人际边界的人。当学校的霸凌者第一次要求他帮忙打扫卫生时,小莫果断拒绝了他们,然而这样合理的拒绝却遭到了霸凌者的恶意报复。最糟糕的是,父母的无法理解他的委屈。


“那是同学们跟你开玩笑呢”

“如果别人不喜欢你,多从自己身上找原因”

“男子汉有些事情忍忍就过去了”


父母看似有理的开导,就像一根根刺一样扎在小莫心中,无疑是一种二次伤害。他感到十分无助与孤单,如果连最爱自己的爸爸妈妈都不能保护自己,那还有谁会站在自己这一边呢?


除此之外,目睹其他同学被霸凌者欺负,小莫既害怕又愧疚。他很想帮助那个被欺负的同学,却也担心自己会惹恼霸凌者,再次被孤立。认知歪曲中的最糟结果,曾经就鲜活地在小莫的生活中发生过。只可惜,从未有人看到他的伤痛,以至于他在小小年纪背负起了保护自己的重任,而对他人一味的讨好,便是他最有效的自保工具。


只是,无条件地讨好,并不是健康的社交方式。莫宇的讨好虽然让他人满意,但却显得无比卑微,因为他永远是妥协的那一方。为了照顾好他人的情绪,他不敢表达真实的想法与需求。即使有人愿意走进他的世界,他的“不真实”感很难让人发自内心地喜欢他。这便是做讨好型人格的代价,缺乏真实性,失去主动权,难以获得有效的社交支持,总是被他人的情绪影响,长期被困在无限的不满与愤怒之中Cherry, 2021)。


04

唯有自己才能治愈曾经的伤痛


随着过往的伤痛被揭开,我们看到了真实的莫宇,一名校园霸凌的受害者,一个心声从未被听到,从未被呵护的小男孩。他选择讨好,不仅是为了保护自己,还因为他本性善良,不忍心伤害他人,不愿让他人难过。


或许每个讨好型人格都在人生的某个阶段遭受过伤害,可能是家庭的不幸,外界的嘲笑,或是亲人的打压等。他们曾独自承受了巨大的痛苦,将他人的过错归咎于自己,以至于他们相信,自己本身不值得被倾听,不值得被喜欢,不值得被爱,唯有讨好才能赢得他人的关注与喜欢。


“只有当你先喜欢上真实的自己,别人才会有机会喜欢上真实的你”


既然现今的烦恼来源于过去的伤痛,莫宇需要回到过去,和童年的自己和解。所幸,长大后的莫宇明白,


“同学对你的欺负并不是‘开玩笑’”

“爸爸妈妈替他人说话,只是因为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帮助你”

“那些故意伤害你的人,他们都是不对的”

“你不需要打过他们,你只需要保护好自己”


说出这些话后的莫宇,开始痛哭。那个委屈难过的小男孩可能会一直住在莫宇的心中,不过他不再是孤单一人,长大后的自己会温暖地拥抱他,倾听他,安慰他。


当我们都还是天真无邪的孩童时,我们的自我价值完全由外界定义,这个时候的我们既脆弱又具备无限的潜力。他人的认可会让我们自信骄傲,他人的伤害会使我们产生自我质疑。


或许我们每个人都曾因他人的伤害而不喜欢自己,但最终能将我们从内心的牢笼中解救出来的人唯有我们自己。成长就是与过去的自我对话,接纳自己的脆弱,拥抱过去那个伤痕累累的自己,告诉TA,别怕,我会一直陪着你。



关闭窗口

商丘职业技术学院思政部(C)2012-2020 版权所有
河南省商丘市神火大道南段566号(476001)联系电话:0370-3182185 技术支持:MZM